我加入畢聯會,開始承擔畢業典禮這重責大任。雖然同學覺得公假一堆很棒,但我還是要澄清,相較於上課單向的吸收,開會、討論是費神多的,況且還有很多雜務要處理。
  第一次共同會議那天起,我的上床時間比之前晚了一小時,還連午休都沒了。

  在我們追求畢典的創新、突破時,要兼顧學校、老師的要求,又得同時符合畢業同學和高一二學弟的期待。這之間的平衡本來就不容易,加上我們是一個24人的團隊,內部意見的統合協調相當重要,你說這怎麼會輕鬆?不參加、待在教室上課絕對比較涼啦!


  但就是在畢聯會,一次又一次的開會討論,才感覺到這籌劃中的,是「我們的畢業典禮」。

  當擔任企畫組秘書的我,每次提醒大家時間緊迫時,不正也代表,離畢業不遠了?


  「真正親暱的朋友,即便畢業也不會疏離」我以前這麼想的。
  「分開了不代表會改變」永遠的畫面,國小畢業歌,這樣唱。

  但國中畢業,高中三年之後,我所體悟到的事實是,分開就是一種改變了。

  或許彼此間的在乎並不曾減少,但暑假、開學之後,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沒有聯繫的友誼,只是自我安慰用的?還是緬懷過去的題材?

  是,我相信人的愛是無限,但時間有限。
  知心朋友即使分開一陣,應仍能愉快地度過共處時間,但沒有時間,你還能給對方什麼?


  畢業是如此,即便我再愛你們,盡力挪出再多未來我還不能許諾的時間,仍比不上此時,在校園隨時可以相處的機會。
  除非,除非,因為時間的稀少,讓畢業後的相處時間更顯珍貴;但我懷疑這機緣能有多頻繁。


  所以既然我的想法和國小、國中已大大不同,這次畢業,我是否會落下倔強的淚?
  我能感覺到將來臨的一絲哀傷,但或許,淚線仍吝嗇吧。(我一直都希望它慷慨點,不然大家都覺得我很冷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阿純 的頭像
郭阿純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