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較大的地圖




  這一段路程,是我在學期末開始計畫的流浪之旅。原本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聽說南橫暑假涼爽、景緻宜人,就有點心動,想去走走。
  在領培的流浪課程完,開始對流浪的意義有更深的體悟,於是,打定主意進行這一趟,與自我對話的旅程。

  在計畫裡,每天都走個十到三十公里,起於桃源,終於海端。每晚停留的據點分別是梅山、中之關、天池、啞口(埡口)、向陽、利稻。
  多數的人,會把甲仙或寶來作為南橫之旅的開始(或結束),但我選擇了「桃源」,為的只單純是名字。沿著溪流,由桃源開始,終至海的另一端,不覺得這樣的旅程棒極了嗎?

  隨著預定的出發時間到來,緊張之情漸漸增加。一直自認很勇敢,有人說起鬼月,這我毫不在乎;有人說起夜晚的山嵐,這我相信自己要克服;有人說起黑熊,這成了茶餘的笑料。但隨著行囊的整理,在家裡試搭帳篷和睡袋,心裡的不安漸漸增加,會猶豫自己是否無法面對一個人露宿在夜晚的山林裡。
  然而即便如此,我還是不改此行堅持,也不願增加任何住宿的費用。或許那樣面臨自我極限的心靈挑戰,正是我要的。


  然後便是大家所知道的,莫拉克。


  風雨過後,我原本仍不改心意,還是堅持要去走。因為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我不想要用任何的理由,去說服自己逃跑、說服自己別開直視內心的眼。
  坍方、封山,這一切都不是我的問題,我也大可隨興改道、改變目的地。反正買了台鐵的TR-Pass,愛往哪裡做去都隨我而至,我要的,只是為期七天的心靈獨白。

  我只是,不想對不起自己。


  而後,在五天前,忽然覺得,此時此刻的一週,應該要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

  於是寫信給全學院助教家長,號召捐出第一個月的薪資;整天待在辦公室,協助志工隊的後勤。
  短短的這幾天,從早上到晚上沒離開學院辦公室,為了一次次的物資募集、志工召集、出團,在無數的電話、網站、BBS中奔走。

  即便機會沒有挑戰、面對內在的自我,我依然真實確切地感受到自我的存在與價值。
  我知道的是,南橫永遠在那裡,但有些人的幸福會離開。

  我期待的是,在未來的某一天,圖繪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更加美好令人屏息的南橫。










---------------------------

  竹蜻蜓工作隊— 清華大學八八家園重整志工















創作者介紹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