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8 Thu 2010 18:43
  • 古龍


我的古龍初體驗,當時很愛遊戲裡的憐星

  古龍小說的主角有兩種典型,有時候我想成為其中一種,有時候又希望是另一種樣子;但終究,郭彥伯不會是古龍小說的主角。



  因為身體欠安,懶洋洋地暼著電腦,想來只有打網誌還勉強提得起勁,便打起來了。


  剛剛噗了這麼一句話:「古龍小說的主角有兩種典型,有時候我想成為其中一種,有時候又希望是另一種樣子;但終究,郭彥伯不會是古龍小說的主角。」
  一時興起,便加上末句。現下思索,最後一句,不正是李尋歡、花無缺那般帶著悲劇色彩的身影?
  剛剛又想到,可以再補一句頗為風趣的話,恰好又是沈浪、江小魚其人了。

  可惜那句話,我點開網誌後就忘了。
  這倒很郭彥伯。


  最近複習了幾部金庸,多看了一些古龍,這兩大奇才的作品,要我說喜歡誰多一些,還當真很困難,就像鐵心蘭看花魚二人。

  說起來,金庸從人物到劇情都很寫實,不似古龍的荒誕。古龍的作品每次一看就會覺得「當世第一」怎麼如此多又如此弱,除了一開始的要角外,其他人出場,每個都頂著「第一」的光環,然後瞬間被殺死,好證明接下來要出場的人有多厲害。看到這些情節總有些惆悵,大概近似於對「傳說中的三忍」的哀悼吧!故是越到後面,三忍根本算不了什麼啊……
  金庸的人物雖然在「機緣」上誇張了點,人物倒真真寫實得很,比起古龍太過誇張或典型的描寫,金庸筆下的角色都歷歷在目。但或許,也因為這樣,在金庸作品的角色中,我總是找不到自己。楊過就是楊過、張無忌就是張無忌,我景仰他們,我欽佩他們,儘管他們不存在。但當沈浪、江小魚出現時,我看見的是心中那份對逆境的樂觀,和永遠掛在臉上的微笑,那是我小小的一個面貌,雖然很卑微很弱小,但我時常呼喚內心的他們,正如在書中看見一部分的自己在冒險闖盪。


  古龍和金庸都很愛解釋,說難聽就是找藉口,不過一虛一實。
  古龍會用一大堆語句告訴你這有多神奇、多難以用言語解釋。
  金庸就是把內功什麼的講來講去,反正結果是這樣,你就是得買帳。

  但其實都是藉口。兩大高手僵持,又有第三者在旁邊時,要是不能幫忙就說「全身真氣壟罩、暗器一觸立時回彈」,要是需要幫忙便是「高手相搏緊要的當口,便是輕輕一擊也要吃大虧」。或者碰到兩種內功時,運氣好就「陰陽調和,身體是說不出的舒暢」,要是作者討厭你,那便是「兩股真氣衝撞,胸口氣悶」。


  但人生不也如此,只要找足了藉口,便能抬頭挺胸過下去。
  像我現在疲憊地緊,還是快窩進棉被裡,休養休養,所以這篇網誌就潦潦草草的結束吧!(這藉口倒也不錯吧)







創作者介紹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eynose
  • 這篇的篇頭圖也真林亮宇。
  • 我也猶豫很久,
    因為好像跟網誌風格不太搭XD

    郭阿純 於 2010/02/07 02: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