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3 Sat 2010 16:50
  • 偷閒




  前幾天因為太久沒跟天哥聊天,所以寫了一封信。後來想想,還是把這封信貼在網誌上,算是衝網誌文章數吧。
  底下是稍微修改後的內文:


---

這一周的工作量達到生命中前所未有的高峰,以致今早的小考完全被拋在一旁。
除了明天第三節到第九節的滿堂課程外,七點開始是憤清工委會的工作會議,八點是社會文化分析的小組報告討論,
八點半的9~12家家族大會我必須去帶討論,九點半開始是書房小組的服務學習課程,十點則是滾爆(ECHO成發)的一籌。
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必須花很多心思去處理的,
小組報告和社團活動是某種團體所賦予的責任義務;
書房服務學習是我在成為果菱人之後,自覺要用心經營的團體;
至於憤清工委會就不用多說了,我覺得那包含了對自己、對鐵哥的response,現在還肩負演唱會部分的協調聯繫,壓力很大。

最近做社會文化分析的作業,需要找出一事件的歷史背景,可能是受到A事件、B事件、C人物的影響;
對自我也是,我覺得我最近就是因為
  A自傳構思(中文寫作下周的作業)
  B學運史研究(社會文化分析)
  C生涯探索助教的餘毒
所以開始思索自己生命中的點點滴滴,
然後對於每樁際遇每份因緣,先是驚異,而後感謝。

舉例來說吧,我真的很訝異發現我這些年來在乎的每件事情,通通都連在一起了。真的,每件事。
我驚異地發現,我之所以選擇清大又進到學院,文彥在我心裡扮演重大的角色,這點我一直明白。
另一方面,我墜入搖滾樂中,知道鐵哥這號人物,還有鄭宜農,也跟文彥拖不了關係。
然後今天,在鐵哥的引領下,我在嘗試請鄭宜農來學院唱歌。

所以我真的開始把感謝之情放在最近人生中,我在乎的每件事情。
堆積在一起,又不得抒發,就是滿腦子千頭萬緒(讓別人都覺得我很煩躁),但其實我真的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當然焦慮還是存在,活動的壓力最先,對於暑假出國計畫變數的不安其次,然後是課業及生涯規劃。
但我其實不太害怕,反正經歷這麼多人事物的感動滋潤和移轉,我始終如此堅定自己幸福的態度。

於是興起了一個想法是,我應該培養的一個能力是,
像看出自己每一件關注的事情如何複雜地鎖在一起般,
看見其他人的生命,看見組織的歷程。
可能是朋友、親人、學院或果菱派客來。
然後理解他們How或How to幸福。







創作者介紹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巧梅
  • 我也想聽鄭宜農
  • 超棒!
    等待新專輯

    郭阿純 於 2010/06/25 0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