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六月沒有更新網誌,把藉口推給期末考再冠冕堂皇不過了。

  我的新生活已經展開了一週。原本抱持著許多期待和計畫,現在看來會受到一些拖延。不見得能完成每週看完X本書、聽完Y張CD、寫出Z篇文章,這類極其勵志的暑期計畫,但跳躍式的生活改變,本身就是極令人期待的成長機會了。

  第一次有完全自主的隱私空間,第一次體驗到方圓數里內無法看見任何一張熟悉的面孔,第一次買了貓食跟一群流浪貓咪做朋友,或者第一次,坐在辦公室內面對一落落的DVD資料夾。太多的第一次,算是一種給自己的鞭策,才能體悟到新步伐的重要性。擺脫自己現在太多的侷限,尋求很多突破。
  思考上的諸多侷限,我在自由與行動的報告裡做了一些整理,如下。

---

  首先關於思考深度的侷限。我總是容易卡在一個終極價值的探問。譬如音樂,對於各種音樂形式、現況,我可以侃侃而談,但若要面對音樂的終極意義,我只能推給文化、拋出一些很虛幻的描述,然後就無法回答了。而最終最終,我其實回答不出來的是人生的價值。或許這是所有無神論者、唯物論者卻又認真生活的人的困境。「死亡就是意識消失,就不存在了?」我是這樣相信的。「那活著要幹嘛?」所有的問題追究到最後的意義,我卻無法回答。
  我以為思想應當是從一個根本的論述而發展出來的,但當我連那最根本價值都解釋不清,如何鞏固自己的思想?事實是,我也很害怕去不斷深入一些問題。我害怕當我已經推論至「社會的發展」、「群眾的幸福」、「自我實現」時,還要再面對一句「那又如何?」或「所以怎樣?」

  然後是思考模式的侷限。高一物理老師傳授的,對物理現象的思考方式,是用極端化來檢視一個現象的趨勢。譬如當我們不確定質量變小時,這個球體的運動會如何,就想像球體質量是無限小時,會發生什麼事。這種思考模式,再加上「滑坡」的概念,讓我很習慣用來駁斥一些思維。在我的思考中,滑坡或是線性的關係沒有辦法作為一種價值判斷,必須量子化、階梯式的、有清楚的界線和指標,才能做為判准,否則都可以被極端化。舉例來說,如果同意作為一種身體刑的死刑,你就必須接受所有的身體刑,包括最極端的酷刑,除非能找到另一種指標或判斷,讓死刑到酷刑之間不是一個滑坡。
  這種思考的侷限是什麼,我還不確知。只是太過習慣這種思考模式,以及我甚至不知道還能如何思考一個問題,也是一種缺陷。

  接著是思考狀態的侷限。我從高中時就知道自己在洗澡和睡前可以想到很多很深入很有創發性的事情,特別是即將入睡時。但每次想到自己覺得很珍貴的念頭時,隔天醒來便馬上忘卻,幾乎要以為那珍貴的感覺只是自己在作夢。但後來我在床邊準備紙筆,這些思考就不會再出現了,直到我忘記有這些紙筆的存在,才又回來。
  還有很多細微的影響,譬如聽音樂時就會不太能想音樂外的事、拿下耳罩式耳機或不在宿舍電腦前就無法進行某些書寫。說自己下半學期的思考也是因此受到一些侷限,大概是有點推卸責任的想法,但就如同上一篇所說,我相信這是某一部分的事實。我希望暑假開始的新生活能帶給自己一些轉變,思考上的、認知上的,或是情感上的。很難說這一學期的報告撰寫有給我什麼成長,但總是看到了一點缺失、會有遺憾、還有一些不足,這些就是在失去那麼多之後,彌足珍貴的事物了。


---

  這些僅是對於思考上的侷限,我嘗試找出的一點突破口,還有關於生活上、人生規劃上的太多太多需要突破。研究所的迫在眉睫讓事情不得不快一點被向前推進。這是暑假需要狂奔的路途。
  把這些事公述於此的目的,一部分是希望有心的朋友,或許也能給我一些人生規劃,特別是研究所方面的建議。或者想來我在政大的住所拜訪我,一起餵貓聊天,度過僅剩的大學暑假。


  關於這個新生活,總是該抱持著多一點感激和期待的。
  當然要感謝孟燕和CNEX的姐姐們還有李甲寅出租交通便利環境清幽的小雅房,讓我有新的契機。
  感謝挺我撐過一學期,一直以來陪伴我的幾位,室友和老人家。
  還有這學期給我很多支持的電台DJ群&攝影社,以及沒事幹就欺負我的玄冥二老,You guys mean a lot to me.
  最後謝謝因為筆電被我綁架,所以被迫跟我一起過新生活的大白癡。






創作者介紹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