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前我跟爾包和很多人說過,感覺自己變笨了。
  真的,學測前兩個月,是我有生以來最瘋狂準備考試的日子。面對滿紙的考古題、重點整理和新課程,我明顯感覺自己思考變鈍了。
  再深入想想,從高二下開始,我的讀書型態就轉變了,不同於以往,變成以大考為主。


  這很奇怪,也很矛盾。或許是台灣教育體制下,所產生的怪異現象。

  高一二,我體驗到和國中截然不同的學習模式(國中幾乎只是混混,沒在學習),特別是選組之後。我覺得我成長很多,一方面學校老師教法我大致能接受,一方面我還算認真。
  既然這是一個不錯的學習方法,為什麼到了高三,我必須為了大學考試,而換成一種毫無效率的考試衝刺模式呢?看到題目,唯一的目標是精確快速地寫出解答,在考試時才能拿下高分。思考、學習和深化,已經漸漸被忽視了。
  一整年的時間,低效生產,只為了高分,而非學習。我們都應該以學習為重而非成績;但矛盾又荒謬的是,為了大學良好的學習機會,現在要放棄學習一年。(這麼說有點太誇張)


  考完三週,身上的某些部分似乎漸漸甦醒了(很怕成績單的結果會讓我需要把它壓回去)。我希望他會茁壯,一定會的。



  我打這篇的意義,不是後悔自己浪費了一年,不是這樣的。
  我只是覺得制度很奇怪,但或許這只是我個人狀況,而非共同問題。

  如果能再選擇一次,我仍不會改變。至少就現在看來,這仍是體制下對我最好的選擇。
  (更重要的是,制度從來就不是讓自己逃避學習的藉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阿純 的頭像
郭阿純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XDXDworld
  • 學習怎麼接受一個我所不喜歡的體制或是事物<br />
    <br />
    我想是我唯一學習到的東西吧,哈<br />
    <br />
    不過老實說,和高一高二大風大浪的生活比起來<br />
    <br />
    我倒覺得,高三幾近只有讀書的生活,使我平靜許多<br />
    <br />
    讓我有好多時間可以去思考我自己,<br />
    <br />
    讓我看看過去的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而我以後又要如何繼續過生活<br />
    <br />
    青峰對於飛魚這首歌的詮釋是:<br />
    <br />
    走到遠一點的地方看自己,比在原地看自己要清晰的多<br />
    <br />
    我想所謂遠,時間或是空間上的遠,都應該有相同的效果<br />
    <br />
    我真的把自己看的更清楚了,<br />
    <br />
    所以,我才能以這種,17年以來最接近真實自己的樣貌,去面對你,面對他人<br />
    <br />
    就因為這樣,我會覺得我的高三比高一二還要充實得多<br />
    <br />
    <br />
    <br />
    而學測完之後,我決定把這些感受化為文字,一一記錄下來<br />
    <br />
    希望在十年二十年以後,能夠和過去的自己有一次美麗的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