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不起共鳴。


  湊巧情節設定在約十年前,然後看見那熟悉的學號字頭,依稀好像自己的一部分被搬上銀幕了。

  看著電影,想著自己,想著身處的時空背景,心中便有所悸動。



  這是一部屬於新竹的電影。

  竹中泳池、市立體育場、城隍廟、東門城、火車站……我曾走過無數的場景。
  校名、制服、和竹女大奶妹這稱號都是如此熟悉。



  這是一部紀錄片。

  很多話語,
  …「先把這題算一算」
   「大家不是兄弟嗎」
   「誰知道他開不起玩笑啊」
   「幹嘛做什麼事都要在一起」
   「你為什麼總是互著他」  … 
  似乎正是你曾對某人說過,或某人曾這麼說。

  你會為社團留校、指導數學、翹掉升旗週會,如同電影裡他們做的。




  這是一部高中男生的人際關係檢討片。

  清清楚楚地,這就是高中男生。
  翻臉後心中的芥蒂、隱藏著的細膩和體貼、道歉和感謝說不出口的彆扭。
  於是有了這篇故事,和我們所身處的故事。

  

  畢聯會的特別企劃被說相似度很高,雖然拍片時還未上映。不過我們確實是七個男生。

  教官開頭罵人的話很像,或許她們都是一個樣的。
  我們在頂樓丟的是飛機而不是冬瓜茶。
  我們在7-11等人,而不是大榕樹。


  電影和現在有了差距。
  Call機已被手機取代;網路普及後,大家坐在電腦桌前而不是躺在床上……


  我也和過去有所差距了。

  這才想到,我已脫離制服的日子了。
  如果說這是一部屬於高中生的電影,那也不屬於我了。


  這段高中的日子,我過得和他們截然不同,無所謂在青春中掙扎;卻又如此相仿,儘管沒有誇張的情節,內心同樣是在翻攪著,渾濁而說不清的情感。

  就像電影很多都沒說清楚。我還是好奇到底跨了三個年級的情誼是怎麼連結起來的。

  電影中的朦朧留給觀眾去勾勒,餘味仍會留存著,直到謎都在心中解開。
  我高中生涯那些說不清的部份,差不多告一段落,無須再去填補什麼了。



  透過電影,應該是要學會些什麼,但,我已不是它所要教導的學生。
  畢典後第一次這麼強烈的感受到,高中生這大無畏的稱號,已隨著風,被吹離我了。






  這不是我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阿純 的頭像
郭阿純

文字裡,我的世界

郭阿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ry
  • Oui , c'est mon film.
  • Non, C'est faux.

    郭阿純 於 2008/07/01 23:46 回覆